欢迎访问励志短语
你的位置:主页 > 励志短语 > 文章正文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时间: 2020-05-24 11:45 | 编辑: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文/张兰时光的飞鸟掠过水面,唤醒了美丽芬芳的梦。在这个美丽的初夏早晨,一排排的线条沾着露水,带着清晨的气息,形成了一条线,像燕子悄悄地返回。新沏的乌龙茶略带绿色,有一点烟火的味道。昨晚放在花瓶里的百合盛开了,清香四溢。古筝的声音散发着强烈而宁静的声音,带着紫罗兰的气息和古典的魅力。我的心里突然生出无限的喜悦,就像想起 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文/张兰

时光的飞鸟掠过水面,唤醒了美丽芬芳的梦。

在这个美丽的初夏早晨,一排排的线条沾着露水,带着清晨的气息,形成了一条线,像燕子悄悄地返回。

新沏的乌龙茶略带绿色,有一点烟火的味道。昨晚放在花瓶里的百合盛开了,清香四溢。

古筝的声音散发着强烈而宁静的声音,带着紫罗兰的气息和古典的魅力。我的心里突然生出无限的喜悦,就像想起过去生活中的那些柔软的时光,想起那些像苔藓一样的淡淡的回忆,翻了一千遍。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夏天来了。

周末的早上,我女儿还在小睡。我早起在电脑前写作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女儿背着手走过来,拉着我的脸颊,轻声唱道:“你是我的妹妹,你是我的花,你是我的爱,你是我的好妈妈……”看到我不理她,她用手捂住我的眼睛说:“课间休息十分钟,现在正在分发红包。

”魔术师说着从背后拿出一个红包——“妈妈,六一儿童节快乐!”我呵呵笑了笑,“不是刚过母亲节吗?为什么还有另一个节日——儿童节将于今年取消。会有女儿和女婿。女婿知道了会有多糟糕!”我内疚地和女儿讨论着。

“当然,多有个女儿女婿。

我一会儿要给你买一件花夹克——哇,妈妈,你头上有这么多白头发!“女儿大惊小怪。

“第一次看到白发?遗憾的是,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见了,而且它们还有双眼皮。

看来眼睛是用来喘气的。

”我笑着调侃。

“别写了,我什么也不干了,上阶为你拔白头发——这样美丽的母亲,白头发像无边的草一样漫过平原更令人不愉快。

“白发是时间的美丽,不能被移动……”不管我怎么抗议,我不得不坐在阳台上,在女儿被绑架的五月最后一天的晨光中。

虽然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,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仍然能感觉到太阳的力量和温度。

楼下沂蒙路的车辆红灯停,绿灯亮。秩序井然。道路两旁盛开着红色和白色的蜀葵。在这个初夏的早晨,高大的一簇簇盛开的花朵正在勇敢地绽放。

“一,二……”女儿一边数一边拔自己的白发。

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,它充满了爱。当我低下头的时候,我的长发拂过我的脸,带着一种清新的香味,青春的芬芳和我女儿独特的体香。

“岁月让人变老。

不要秃头——它几乎全是白色的,不要把它全杀死。

”我笑着警告道。

“妈妈,你真的很辛苦,这么多年都累着你了。

”女儿的语气更加悲伤。

“不要耸人听闻,看看这一丛丛的蜀葵,多美。

”为了转移女儿的情绪,我指了指不远处道路两侧的一丛丛美丽的蜀葵对女儿说。

顺着我的手指往下看,一簇簇深红色和浅红色的花在绿树中互不相同。

“今天不上班,妈妈给你讲蜀葵的故事?”“是的,是的,我很久没听妈妈讲故事了。

”女儿雀跃道。

“蜀葵也叫棋盘花、宜章红、海角花和高粱茎花。这种草本花卉有一种高达3米的植物,所以它有一种红色的名字。

看着女儿清澈的眼睛,我立刻有了当老师的感觉:“茎直直的,花的两边是交替的,深红色、粉色、淡白色和黄色,有许多颜色和大朵的花。就像披在侧面的斗篷一样,它们适合在建筑物、假山、花坛和草坪旁成排或成簇种植。矮化品种可以在花盆中种植,并在门前展示,不应该长时间放在室内。

它也可以被切割成插花或花篮和花束等。

蜀葵的花语是“梦”。

如果你想送花给你的爱人或女朋友,赞美她温柔的性格、贤妻良母,那么考虑送红色蜀葵,这代表着温柔的花语。

“哇,真新鲜。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它。

妈妈,你真有学问。

虽然我知道我女儿的钦佩中有很多水分,但它仍然让我更感兴趣:“来吧,妈妈,让我们给你一个教训——我们能有一些传说吗?”我女儿轻轻地压着我的背说,“是的,是的,是的。"

“‘北方有一个美丽的女人,美丽而独立,一个是城,一个是国,宁愿不知道整个城市和清国,这个美丽的女人是很难得到的。

知道这首著名的诗吗?“我故意卖了关子。

“不但知道,还会唱歌?

”女儿连忙说道。

“你知道吗?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是汉武帝最喜欢的公主李夫人。这首诗是她哥哥李延年为她写的。

我们可以看到李夫人是多么的精致和美丽。

遗憾的是,天堂羡慕美丽,李夫人因病英年早逝。

汉武帝现在不在这里。他每天晚上都渴望老去。晚上他感觉到蓝色的大海和蓝色的天空。

每年七月,蜀山里水分外妖娆,蜀葵娇嫩的花蕾绽放美丽,如李夫人一般无与伦比,而李夫人短暂而绚烂的一生却如蜀葵般惆怅。

为了怀念这个美丽的女人,李复被奉为七月蜀葵的花神。

”“所以,健康就是幸福。

无论美丽还是平凡,我们都应该把健康放在第一位。

“在我说完之前,我女儿又给了我一课。

“眼前无助的蜀葵,浅紫色的绛红色百巢。

如果你能和牡丹竞争,你会发现只有一个原因。

”我轻轻念叨着陈标的“一肚子气”。

“秋天的花是黄葵最好的,自然温柔的春天来得早。

当我穿着道教服装时,我化了淡妆。

来晚了,要清除露珠,金杯边。

插入到绿云庵,然后先跟着太后。

”女儿也清晰的声音传到了颜叔的“菩萨相蛮”。

“你也会这样做吗?”我惊讶地问道。

“不看看是谁的女儿?如果连我母亲都无法与之相比——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我母亲的女儿会背诵诗歌。

”她女儿狡猾的表情让我笑着翻了个身。

“妈,人家蜀葵开花期可长,抗旱又可长,花茎笔直地伸向天空,花茎紧紧地贴在花茎上,密密匝匝一大片,奔放,自由自在。

每年夏天,它都像鸟儿一样成长,花朵不断地开放。它开了一大片花,使人们不去注意它。

《花镜》称之为“花生在一个奇怪的状态,盛开如绣花锦缎”。

妈妈,我们必须向蜀葵学习,保持我们的身体强壮。塔莎·都铎已经90岁了,仍然穿着一件复古的礼服。她像公主一样美丽。菲利斯·苏在80岁开始跳探戈,85岁开始练瑜伽。她被世界称为92岁的女孩...你很有潜力。皱纹是灵魂的阶梯,白发是岁月给你的奖章!“女儿很有诗意。

阳光照射在她女儿的脸上,因为兴奋的女儿脸上泛着玫瑰色的光,她光滑的额头上挂着细细的汗珠。这让我对这个充满诗意的夏日早晨感到无限的怜悯,更让我爱的是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。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当时,我住在医院家属区的一栋砖混结构的五楼。

虽然它是一座五层楼的建筑,但它是社区里最高的建筑。

家庭区有很多建筑,河边在后面,没有电梯。他们每天走上楼下楼。

这个房间很小,大约50平方米,但是有一个长阳台。

我是玉石爱好者。虽然那时我的工资很低,但我也收集了一些玉佩和手镯,这些东西我每天都放不下。

懂玉的朋友说,玉是要养的,一年四季不穿的玉会变成冷玉,每年都要放在盆里接受一些日月光辉和天地灵气。

因此,每年夏天我都会找一个干净的绿色花盆,放入干净的水,然后把所有的玉石放进去,三两天后拿出来,仔细地擦拭植物油,然后日夜用手研磨,通过脆弱的表层把体温传递到玉石的内部,当玉石晶莹剔透后,用白绢布包裹。

一天,当我和我的小女儿吃饭时,我正在卧室里写作,而我的女儿独自在客厅里玩耍。

我的女儿很胆小,很粘人,所以她时不时来找我,问我“妈妈喜欢妈妈喜欢妈妈”,因为我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付最后期限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发现小个子人半天没动静,一身汗突然冒出来,一边喊着女儿的出生名字,一边向客厅跑去。

客厅里的电视开着,但没有她女儿的影子。她匆忙抬起头。与客厅相连的阳台溅满了水。

赶紧过去,小诺诺坐在阳台上,两只小手在青花盆里不停地忙碌着,满脸的水。

“宝贝,你在做什么?”我跑过去扶住那个滴水的人——因为大楼很高,而且没有安装安全窗户。

这时,只是看着盆里的玉,也是井盆里的安静,在月光下静静地看着我。

“妈妈,妈妈,我在收集月光。

看,多美啊。

”女儿的声音点亮了灯光,仿佛整个世界的心在夜里,因为女儿的话而微微颤抖。

月亮是白色的,闪着白光。光线照射在清澈的水池里。光线再次折射到女儿身上。有一种诗意的美。

女儿没有注意到,但是当她说话的时候,她用小手小心翼翼地拾起水中的月光。

“收集月光?”我立刻被女儿富有诗意的思想和语言所陶醉。

“是的,是的,妈妈,我要收集月光,停电时把它拿出来,这样不好吗?”女儿天真地问——不是诗人的女儿,而是诗意地问。

月亮看起来很好,又圆又亮,几乎击中了她的脸,就像电影中的特效一样,挂在高高的窗帘上。阳台的混凝土表面充满了全新的清亮光线,不是被雨水打湿的,而是月亮落在石板上的那种。

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,当她的女儿手里拿着装满月光的水离开蓝白相间的脸盆时,她手中的月光全被打破了,甚至随着水的滴落而一点一点地被打破。

那一刻,月光被女儿温柔的小手反复触摸,被女儿天真无邪的眼睛反复凝视,也变得异常温暖。

那一刻,我第一次发现今晚的月光出奇的明亮美丽。月光下似乎有无数双温柔的手,慈爱地抱着我的女儿。

我看到世界上只剩下两样东西,头顶上的月亮和阳台上脸盆里的女儿。

似乎有看不见的金粉和银粉从皎洁的月光中倾泻而出。

事实上,我女儿一生中有很多这样的诗性想法。

当她三到五岁的时候,每当她住在乡下祖母的房子里时,她总是忙于处理门前的石头。有时候,她会想出无数的主意:一个马鞍形状的石头是她女儿最喜欢的“带着数千英里汗水和鲜血的宝马”。大部分时间,她的女儿骑着它,和她的同龄孩子一起战斗,在梦里奔跑,有无数的情节,她表演这样那样的故事。

即使没有其他孩子,女儿独自骑在上面也会喝醉。这时,女儿会叫我,“妈妈,我在草原上。看,我是草原的公主。这匹马跑得多快乐。

”“妈妈,我在花里。看,我的马充满了香味。

“妈妈,上来吧,我们一起跑……”还有一块弯曲的月亮石,她的女儿给它取名为“新月石”。每次下雨,总会有半石雨。夏天凉爽的时候,总会有人坐在上面。

因此,每天天不黑的时候,女儿就会四处玩耍,看到有人走过来说,“这块石头不能坐,这块石头不能坐”,然后拿出从家里带来的马扎给别人坐。

特别是在月亮出来的晚上,女儿坚持说即使有人站在石头前面,女儿也会要求那个人走开。

女儿坚持自己的观点:只要石头在月光下不断发光,那块丢失的石头就会慢慢被替换,这样新月形的石头就会变成满月形的石头。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每年在我女儿生日那天,我丈夫和我都会放弃我们所有的一切来庆祝我们女儿的生日。

事实上,这只是几个简单的项目:早上带我女儿去圣能游乐园——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,圣能游乐园一直是我女儿吃不饱的地方。

之后,我为我的女儿选了一件衣服,给我的家人拍了一些照片,买了一个小蛋糕,并在小商店吃了晚饭。

但即使是这么简单,那也是我们家的一件大事,每年王先生在世的时候。

在他去世前给女儿的最后一个生日,他当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同。

在玩耍的过程中,我的女儿就像一只快乐的麻雀。她一直在说笑。那些小小的愿望在地板上欢唱。

瘦小的女儿坐在高个子绅士的肩膀上,一路上洒下无数的快乐,有时还吓着周围的鸟儿。

走了一小段路后,女儿像一匹小马似的,仰着脸,挣扎着从王先生的背上下来。她跑来跑去想看看。她头顶上有三到五根又细又密的辫子。辫子上的花头在晃动,王先生紧张地跟在后面。

女儿看到后面紧张而出汗的绅士在前面跑得更开心了,所以她在几个箭步后被那位绅士抓了回来。她的大手掌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。她暂时不会放手。

快乐的阳光、奔跑的身影和铜铃般的笑声,那一刻我真的明白了“沉浸在幸福中”这句话。

在挑选衣服时,我们一家人东张西望。当经过一家儿童服装店时,我们的女儿像施了魔法一样站在柜台前。

抬头看去,是一件粉色公主裙,简单的腰部和衣领、袖子和下摆都是白色蕾丝。里面的小花像星星一样点缀着。真的很美。

在20世纪90年代末,150元的衣服确实很奢侈。

那时,我和我丈夫只拿到基本工资,我们每个月都很难预算。我女儿生日的预算只有60或70元。

然而,王先生大胆地说,“我买了。

公主当然会穿公主的衣服。

此外,只有我们的女儿穿上它们才好看。

“因为他身上没带足够的钱,王先生让我们在同一个地方等。他骑马回家收钱,然后回来买。他女儿在这件公主裙上留下了许多照片。

他死后,他8岁的女儿洗了裙子,整齐地放在盒子里。

时间流逝了这么多年。

这个25岁的女儿即将结婚。

最近几天,我女儿一直在整理旧东西:学校的作业,小学毕业时的沙漏,她第一次演讲时作为奖品的笔记本...之后,她打开了这个小盒子。

盒子又黄又旧,打开的盒子里的小裙子也有了往日的光泽——在他去世后的17年里,他已经搬了三次家,整理了许多衣服,但是这个盒子和盒子里的裙子都在这里,安静而孤独,甚至成了一种象征。

无论是搬家还是搬到新的工作单位,女儿都会小心翼翼地和她在一起。

现在,女儿将把它带到她真正的家:陪伴女儿青春和青春的公主裙。多少次当没有人在的时候,女儿一定会把它拿在手里,甚至把它贴在脸上,感受那持久的气息和味道——在漫长的时间里,在整个美国和日本的这个城市里,她见证了女儿孤独的泪水,她也感受到了女儿成长的喜悦和喜悦。

我女儿轻轻地把它拿在手里,说道:“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。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不愿意把它晒干,因为它的温度和我父亲的手掌一样高。

虽然爸爸离开了,但他的爱和温暖永远在那里。

”女儿的话让我的心灵明亮起来。

在这寂静漫长的岁月里,无论记忆有多丰富或多厚重,它都会一点一点变得冰冷和单薄,但爱情不会——我女儿的收藏怎么可能只是一条旧裙子,显然是收藏了一段旧时光、一段温柔的记忆和一份珍爱的父爱。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清华是在我女儿大约10岁的时候。

当我女儿不在的时候,我的心似乎完全被掏空了。

我女儿的样子总是在我眼前闪现。我女儿的味道总是在我心中升起并挥之不去。我女儿帮我捡起了所有的东西,当她捡起来的时候,她从那双小手里感受到了爱和温暖。

在我离开女儿的日子里,我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洞。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,这个洞变得越来越大,大得让我窒息。

尤其是在接下来的两天,这种感觉甚至比一年还要好。

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电话——课间休息,去食堂的路,还有睡觉前的一点时间。

听着女儿温柔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总会有一点恍惚。

你在电话里说什么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倾听你女儿的声音,感受她的呼吸。只有当甜美的声音响起,你才能感觉到你的女儿就在你身边。

挂断电话后,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女儿的声音和句子,并分析了她的情绪和我打电话时的情况。

即使在上课时间,每当女儿打电话来,她都会尽快接听。虽然她知道这段时间不在为女儿设定的通话时间内,但她总是害怕一些事情。最后,我熬到了回程的那天。我告诉我女儿我返程的时间和航班。

当飞机降落时,手机打开了,她女儿的声音在嘈杂的机场响起:“妈妈,别担心,我们在安全线附近。

“冲出去,竟然等不及拿行李,早看到女儿和叔叔的哥哥站在警戒线附近。

那个穿校服的又高又瘦的女孩非常引人注目。我想她是直接从学校来的。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出口。当她看到我在头上挥舞双手时,她急切的心情变得激动起来。

连忙跑过去,来不及捡起女儿的百合花束,只紧紧地抱着女儿。

在匆忙的拥抱中,我闻到了女儿身上栀子花的香味。

“妈妈,妈妈,妈妈……”那个头更高的女儿在她怀里一连喊了十几次。叹息的模态粒子是如此温柔,以至于我突然感觉到,在这一刻,世界甜蜜地停止了。我女儿温柔的鼻息融化了我的心,融化成她眼中的泪水,慢慢流下。

就这样,他抱着女儿上车,直到他回到自己的小家里。

打开门,正对着一面大约两米的镜子。

我在镜子周围看到各种颜色的气球。中间用五色笔写着:“热烈欢迎清华学生学成归来——妈妈,我爱你,更为你骄傲!”作为一个黑板报纸的总设计师的女儿,她在镜子的下端做了一个诗意的设计:蓝天白云,鲜花和精致的水,一对母女张开双臂迎面跑来...

生活是一次又一次的相遇,每一次相遇都是生命中最美丽的满月。

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
“阅读是一项繁重的脑力锻炼。

“我女儿的话给我留下了很长时间的印象。

很久以前,我和女儿最常见的游戏是背唐诗。

由于他对唐宋的热爱,教女儿说话是除了通常所说的“父、母、祖父、祖母”之外的启蒙教材之一。

教女儿的第一首诗是肖春:“春天的早晨,我心情愉快地醒来,周围到处都是鸟儿的歌唱。

一夜风雨后,落花有多少?

”我念了一个字,我女儿念了一个字,清亮的声音像珍珠和玉满盘,高高地放在盘上,滚动的声音让玉笙蜷缩起来。

我的心日复一日充满了如此清新、宁静和空灵的声音。我每天和叮咚叮咚一起在心里唱歌。

而女儿也只是张开嘴学习,在她的小脑袋里堆砌着像木头一样的诗歌。

李白的《静夜思》也是我女儿最早背诵的唐诗之一。

当她的女儿年轻时,她喜欢五言或七言的诗歌,这些诗歌朗朗上口,富有节奏感。

经常当我说“我的床脚下有这么明亮的一束光”时,我的女儿会马上联想到“会不会已经下过霜了?”。在我说“抬起头来看,我发现那是月光”之前,我的女儿将“再次下沉,我突然想到了家”。她的声音清脆响亮,温柔美丽,带着说不出的爽朗,说不出的妩媚和优雅,还有说不出的少女的干净和无尘。

有时候,我会假装记不住,我的女儿迫不及待地想成为一名教师:这一天就要到了...当我半天不能“跟着”这座山时,我女儿会急切地提示“做,做,做”。

有时候,在滔滔不绝地背诵单词之后,一个小大人告诉他,“你还记得吗?这是多么令人难忘啊,就像一张照片,有阳光和流动的河水,你不能看得更远,直到你走上楼梯。

你明白吗?“严肃的外表总是让人发笑。

细雨过后的傍晚,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在摇曳。雨后,一家人的家安静而安逸。只有麻雀在树枝间快乐地跳上跳下,吸引着沙沙作响的树叶。

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,整个小庭院没有城市的噪音、污染、噪音和阴霾,只留下一段愉快而柔和的时光。

晚饭后是我女儿最快乐的时光。我和丈夫牵着女儿的手,走在安静的路上,听着她用清脆而毫无生气的声音朗诵诗歌:“我心中带着朦胧的阴影,驱车来到了乐友墓。

他紧跑几步,转向清亮的声音说:“夕阳无限,被即将到来的夜晚掩埋。

”“朱雀桥边杂草丛生,武夷巷口夕阳斜斜。

”“老王谢唐昔日燕,飞进寻常百姓家。

“路过知道或不知道,停下来听几句,夸几次,我心里是美美的幸福。

有时我们三个会去附近的伊河边,边走边用一个或另一个词来测试我们的女儿。

这时,女儿严肃起来,抬头仔细听着:“江……”江南好,江南好,风景又旧又熟悉。

当春天来临时,太阳从河面升起,河上的花比红色更亮,绿色的河比蓝色的草更绿。

我们怎么能叫人不怀念江南呢?" "红色...”“当那些红色的浆果在春天到来时,冲向你的南国树枝,建议你采集更多,作为我们爱情的象征。

”说完,他期待着再次提问。

有时我故意停止提问,只是和我丈夫聊天。我女儿拉着我的手问他,“再来一次!再来一杯!”这种渴望总是让我快乐和充满爱心。

在假期,王先生将带着我们的母亲和女儿和他的自行车一起去购物。

我女儿在前面背诵了一个句子,我跟着又背诵了一个。要么母亲和女儿一起背诵。马先生在公共汽车上笑着听着。他的头发随风飘动。即使我和女儿让他判断谁能背诵得更好、更大声,马云也只是在做和事佬,“一切都好,一切都好”。当他真的被迫什么也不做时,他进一步评论道:婴儿能背诵得更好,母亲能背诵得更好。

“在评估完成之前,我和女儿采取了另一种立场,对王先生发起了攻击。王先生只能抱怨:“看看我,这有多难……”笑声传遍了大街小巷。

岁月流逝,但我和女儿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阅读习惯。书中的精神之光或美学成就照亮了我们的心灵,滋养并愉悦了我们的生活。

在夏天下雨的日子里,冬天下雪的时候,春天晴朗的早晨,或者秋天树叶飘动的时候,我会打开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,或者乔治·吉辛四季散文集,生活在阅读中放慢脚步。即使当我看到花蕾绽开,我也能听到蚯蚓翻身的“嚓嚓”声……丰子恺的画册经常放在我的枕头旁边。当我读他的《阿宝》时,无论是《温柔》、《深沉》还是《阿维》,我的眼睛都会闪过和女儿一起读诗的场景,甚至更多

那些温暖,虽然只有一英寸长,却温暖了我的心很久,直到今天,或者直到未来——时间是柔软的,时间是平静的。

深呼吸,浅浅的悲伤和快乐,从现在开始,世界充满了春天。

作者简介]张兰,女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协会会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委员会委员,临沂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,临沂文学研究所副所长。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国家三级健康经理,许多市级报纸和杂志的专栏作家,散文选的签约作家。他的作品见于《北京文学》、《百篇杂文》、《海外版杂文》、《文选》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时代文学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工人日报》、《中国妇女日报》等。曾入选《中国优秀短篇小说选》、《海外散文选》、《川鲁现代散文选》、《1978-2018年优秀散文选》、《山东作品年展》等。他写过的文章有《水之城》、《时光之花》、《凝香的岁月》和《宁静的岁月》。

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,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。

寻找记者,寻求报道和寻求帮助,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点通应用或搜索微信一点通智能站。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!我想报告

文章标题: 散文丨柔软的时光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nlpkc.com/lizhiduayu/68739.html
文章标签: 散文 时光 柔软